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单日两只 科创板新股首现破发

2019年11月07日 07:03    来源: 北京商报    

  科创板开市的第72个交易日,昊海生科(688366)、久日新材(688199)两只“高价股”11月6日盘中相继破发,成为了科创板破发阵营中的首批个股。由于此次破发系科创板开市以来的首次,且昊海生科、久日新材均登陆A股不久,破发一事在市场上引起了极高的关注。但业内人士认为,在市场化定价机制下,新股不败的神话必然会被打破,破发也是新股市场化发行的必经之路与必然结果,投资者应当理性看待,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

  破发阵营首迎两股

  11月6日,科创板“新生”昊海生科、久日新材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两股在当日开盘后相继破发,成为了首批加入科创板破发阵营的个股。

  交易行情显示,11月6日开盘,昊海生科低开1.48%,开盘价报88.53元/股,跌破了公司89.23元的发行价,成为了科创板首家破发个股。9点30分开盘交易不久后,久日新材也随即破发。

  久日新材11月6日大幅低开5.65%,开盘价报66.95元/股,较公司发行价66.68元仅一步之遥。随后,久日新材股价继续下探,跌破发行价。当日,久日新材盘中最低价为66.01元/股,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跌幅6.5%,股价收于66.35元/股,收盘价仍低于发行价。

  资料显示,昊海生科、久日新材均为科创板新股,其中昊海生科在今年10月30日登陆A股,11月6日为公司上市的第六个交易日;久日新材则于11月5日登陆A股,11月6日为公司上市的第二个交易日。另外,久日新材上市首日涨幅仅6.42%,创下了科创板个股上市首日涨幅新低。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分别向昊海生科、久日新材方面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均未回复。

  在昊海生科、久日新材相继破发的背后,与科创板的首发定价偏高不无关系。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科创板不限23倍市盈率发行,这直接导致了科创板企业的高定价。

  而经Wind统计,昊海生科、久日新材还均系科创板个股中的高价股。截至11月6日,科创板共有50家企业上市,其中昊海生科以89.23元的发行价位居榜首,久日新材66.68元的发行价位居第四。

  据了解,昊海生科为A+H股,公司于2015年在港股上市。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昊海生科AH股溢价率偏高也是公司股价破发的另一原因。“目前昊海生科在A股的市盈率约为48倍,而该公司在港股的市盈率约19倍,溢价率较高导致公司A股股价会有一定的回落。”许小恒如是说。

  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昊海生科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51亿元,同比下降10.04%。

  杰普特等多股逼近发行价

  经Wind统计,剔除昊海生科、久日新材两股已经破发之外,杰普特等多只科创板股票的股价也在逼近发行价。

  交易行情显示,杰普特11月6日收跌2.65%,公司当日收盘价45.14元/股,而公司发行价为43.86元。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杰普特最新收盘价较公司发行价仅高出1.28元,距离破发仅剩2.84%的跌幅。另外,自杰普特上市以来,公司盘中最低价为44.95元/股,较发行价仅剩2.42%的跌幅。

  据了解,杰普特也系科创板新股,公司于10月31日才登陆A股市场。财务数据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杰普特营收、净利双降,其中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31亿元,同比下降14.03%;当期对应实现净利润约为5650.13万元,同比下降18.61%;同期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4291.27万元,同比下降27.76%。

  此外,杰普特表示,受下游消费电子行业增速放缓,且2019年苹果公司新款智能手机屏幕相关的功能设计较前款变化较小导致对公司光学智能装备采购需求下降以及研发投入持续加大综合影响,2019年公司经营业绩预计将较2018年下降,其中,营业收入预计将下降10%-1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将下降15%-25%。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杰普特方面进行采访,不过电话未有人接听。

  除了杰普特之外,经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天准科技、新光光电两股11月6日的最新收盘价较公司发行价均剩不到10%的跌幅。若以科创板个股上市以来的区间最低价计算,天准科技、新光光电、宝兰德3股的最低价较各自的发行价分别仅剩4.12%、5.48%、6.29%的跌幅。

  资料显示,在上述3股中,宝兰德也系近期上市的科创板新股,公司在11月1日才登陆资本市场;天准科技、新光光电则系科创板首批上市企业。

  市场化定价机制的必然

  在多位市场人士看来,科创板新股破发是市场化发行的必经之路与必然结果。

  王骥跃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新股出现破发是正常的事,新股不败、无风险收益长期存在才是市场顽疾。扭曲的机制造成了扭曲的结果,反而让市场参与者将不正常视为正常,打破新股不败,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才是资源配置的有效措施。“当破发情形甚至破发潮出现,意味着闭眼打新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中签可能变成‘中刀’而不是中奖。”王骥跃如是说。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经济学者付立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股破发也会对一级市场的发行定价有反向的指导和借鉴作用,令发行价更加理性。

  王骥跃进而指出,即便新股出现破发了,也并不会所有新股都破发,正常情况下新股破发概率不会超过30%,虽然无风险收益可能不存在了,但整体概率上打新还是能赚钱的。“所以即使出现破发,新股还是可以打,只是要有所挑选,投资者要睁大眼睛,认真研究公司招股书及信披材料后做出投资选择。”王骥跃说。

  付立春亦表示,对科创板投资而言,不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已提前进入到新阶段,对基本面研究、深度分析等的专业要求更高了,精选是未来的主题。许小恒也指出,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是公司本身的股票价值,而不应关注是否是新股以及是否会破发。

  北京一家小型私募机构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随着破发的出现,部分打新资金必然会离场,发行价下调后中签率和收益率反而可能提高,坚持打新的投资者可能还会收到意外红包。“当打新资金离场,意味着为了打新而存在的仓位可能会有所松动,市场也有可能进一步调整。”该私募人士说。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单日两只 科创板新股首现破发

2019-11-07 07:03 来源:北京商报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