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网易有道进击资本市场 业务连年亏损

2019年10月14日 15:58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李昆昆 吴可仲

  继网易考拉“卖身”后,网易有道开启了上市进程。

  10月1日,网易有道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网易有道是网易内部孵化而后独立融资的子品牌。招股书显示,网易持有网易有道66.2%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丁磊为网易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5%,由此丁磊在网易有道持股比例为30.1%。网易有道CEO周枫持股为20.6%,为第二大股东。

  网易有道被视为丁磊的“爱子”,但无论是从当下在线教育行业还是从网易有道自身来看,盈利问题成了其难以摆脱的“命题”。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网易有道需要在亏损和营收之间找到平衡点,而选择赴美上市就是比较好的解决方式。因为通过资本能够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解决投入的问题,二是解决投资人退出的问题,这样在美国上市都是走得通的。

  亏损持续扩大

  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净亏损分别为1.64亿元、2.09亿元、1.68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34亿元、2.39亿元、1.90亿元。

  记者从网易有道招股书了解到,网易有道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4.56亿元、7.32亿元、5.49亿元。知识付费服务及产品收入是网易有道的收入主要来源,主要包含有道精品课程、网易云课堂以及中国大学MOOC。

  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净亏损分别为1.64亿元、2.09亿元、1.68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34亿元、2.39亿元、1.90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率为29.3%、32.7%、34.6%,呈持续扩大趋势。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网易有道的净亏损较去年同期净亏损同比扩大102.89%。

  在毛利率方面,网易有道综合毛利率也在报告期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5.5%、29.6%、29.0%。

  对于上述营收、亏损等问题,网易有道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复,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不便回应。

  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如果营收增长率比亏损增长率要大,这是相对健康的模式,但如果亏损增长率比营收增长率大,就有问题了。”

  此外,网易有道的营业成本、营业费用的增速超过了收入增速。从2019年上半年业绩看,网易有道的营业成本为3.89亿元,同比增长77.4%,而营业费用为3.21亿元,同比增长68.3%,都超过上半年67.7%的营收增速。

  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告诉记者,网易有道在前期投入过程中,其研发成本、用人成本和市场推广成本都会很高,毕竟还处在扩张的阶段,所以不可避免会带来大的亏损。

  知识付费拉低综合毛利率

  有道知识付费产品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分别为6.9%、21.8%、24.8%,而线上广告服务毛利率分别为49.6%、40.6%以及34.6%。

  记者了解到,网易有道是周枫在网易内部创业的项目,从搜索业务起家。曾几何时,丁磊公开表态希望有道“三年内成为中国第一搜索引擎”,与网易门户、邮件、游戏等几大优势业务融合,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再后来,网易有道从翻译工具获得了用户流量,有道词典成了网易的明星产品,此后又陆续推出网易公开课、网易云课程等教育类产品。目前,有道旗下产品包括以有道精品课为载体的付费直播课程业务。

  根据招股书披露显示,知识付费服务及产品收入作为其收入主

  要来源,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1.5亿元、4.29亿元以及3.15亿元,占比为32.9%、58.6%以及57.4%。而线上广告服务则分别为3.06亿元、3.03亿元以及2.34亿元。

  在毛利率方面,相比线上广告业务,网易有道知识付费服务及产品毛利率相对较低,拉低了综合毛利率水平。

  其中,有道知识付费产品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分别为6.9%、21.8%、24.8%,而线上广告服务毛利率分别为49.6%、40.6%以及34.6%。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盈利是

  一个大问题,这也是网易有道存在的最主要问题,因为目前在线教育在我们国家并不算是口碑特别好的行业,国家在在线教育这块会有很多治理手段打出。”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线课堂模式还不是特别稳定,未来在智能设备硬件方面,比如翻译工具会是比较值得期待的方向。

  此外,网易有道还面临监管方面的问题。

  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要求,一是保护消费者权益,明确在线教育服务提供规则,畅通消费投诉渠道。

  二是创新在线教育的管理服务方式,强化实时监测和风险预警。三是加强部门协同监管,加大对在线教育机构的信息归集和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力度。四是支持在线教育行业组织建设,强化行业自律,引导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而网易有道在招股书中提到,网易有道业务运营的某些方面可能被视为不完全符合中国关于在线私立教育的监管要求。此外,有道还面临与实施这些要求的不确定性相关的风险,以及与在线私立教育相关的额外监管要求和限制。

  在线教育竞争白热化

  目前在线教育公司普遍都是营收快速增长,但是盈利捉襟见肘,主要问题在于行业过分竞争。

  从网易有道的IPO可以看出,网易有道肩负起网易下一阶段的增长期望,但是摆在它面前的路途并不平坦,如何平衡自身盈亏、守住监管底线并在竞争白热化的中国在线教育市场突出重围,成为屹立在其IPO前的“三座大山”。

  今年5月,丁磊在网易2019年一季度业绩发布后的电话会上表示,对于网易在教育领域的发展,“我们会比较大胆,是比较大的赛道。”在赛道方面,网易有道选择了押注K12。

  2018年有道精品课的付费用户有64.3万,转化率3%,其中K12付费用户有12.6万,同比增长34.8%,占总付费用户比达19%。而在2019年上半年,K12付费用户达10.5万,同比增长升到80.8%,占总付费用户比升到31%。

  锁定付费意愿最高的K12群体是网易有道实现营收结构转变的重要助推因素,但这同时将其带到了中国在线教育竞争最为激烈的战场。目前教育领域,尤其是在线教育竞争非常激烈,包括新东方在线等巨头,受制于高昂的营销成本,不少已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

  今年8月16日,新东方在线公布2019财年业绩。2019财年,新东方在线实现营收9.19亿元,同比增长41.3%,毛利5.06亿元,亏损6410.9万元,同比下滑178.2%。

  2019年上半年,全通教育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16.6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0.34亿元,同比大降3687.08%。

  目前来看,在在线教育竞争白热化背景下,为数不多的已盈利的K12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在上市第一天便跌破发行价。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网易有道而言,未来在K12领域面临着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掌门1对1、一起科技、作业盒子、VIPKID、企鹅辅导等多家机构的竞争。

  丁道师告诉记者,目前在线教育公司普遍都是营收快速增长,但是盈利捉襟见肘,主要问题在于行业过分竞争,比如英语教育疯狂投入,延缓了盈利,甚至在短期出现大额亏损。经过这几年发展之后,整个行业应该逐步回归理性,减少亏损会成为主旋律。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精彩图片
上市全观察

网易有道进击资本市场 业务连年亏损

2019-10-14 15:58 来源:中国经营报
查看余下全文